登录    注册

山魂——王维明个展

十月岁初,我刚到浙师大不足一月,然有幸随恩师赵溅球先生赴太行山写生,着实惊喜不已!我自小酷爱山水,是故对自然山川向来是梦萦魂牵、追慕不已。多少回曾在梦里:脚踏青山绿水,头顶蓝天白云,神游三界之外,想必人间绝无二事可与斯相媲美也。
穿梭于太行山中,觉处处皆画本也。苍山,秋木,奇石,异草,浅滩,流水,小桥,人家……,皆可入画图。
我画太行,力图表现其自然之生气,故笔墨从来都是不拘一格,不喜欢简单的完全复制或主观的凭空捏造,更不喜欢太行本身所固有但不甚美观的规整几何块面。山不动我心者,绝不动笔,动笔之处,必传其神。形象美者,直接吸收;其不美者,加以改之。求其气,穷其势,画其劲骨,展其神采。试图赋予山水以新的生命,笔墨就必须得 “活”。以胸中之浩然正气运笔,倾满腔热情于笔端,笔墨便可幻化出浓淡虚实等诸般神韵,有节奏变化之韵律,画面自然能得生动,生动既已至也,气韵不得不至。故言:写生不仅仅是有感而发,还需笔法、墨法、章法齐聚,方可写山之神采,如若三法不通,即使面对自然有万般感触,也不能得造化之一笔一墨也。
对景写生,尤其是山水,下笔一定要快,为何?同一处山峦,上午与下午则大异奇趣,随光线而或隐或显,或明或暗,或近在咫尺,或远在天边,令人捉摸不定。故若得一处佳境,且已与之神交,当即应物我两忘,不知我之为山,还是山之为我。如此,目师造化,得之于心,而应之于手,所画者既为眼中之太行,亦为胸中之丘壑。
恩师勤奋之极,却时常告诫我们:艺术不在于勤奋,不要有意而为之,要尽可能将艺术生活化,做到生活即艺术,艺术即生活,如此,方可得大自在。后学浅薄,唯谨遵师命。
师今人,师古人,尤师造化。太行有灵,愿助我哉!

庚寅秋月王维明写于浙师大